欢迎访问南京市溧水区晶桥中心小学

资料:研究新课程 实现新突破

作者: 审核: 发布时间:05-08-14 阅读次数:1536

研究新课程   实现新突破

——教育部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基础教育课程研究中心

成立暨学术报告会综述

 

一、教育部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基础教育课程研究中心成立情况

在中央教科所重建25周年,举办“学术活动月”的日子里,教育部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基础教育课程研究中心于1128日成立。成立大会由田慧生副所长主持,徐长发副所长致开幕词。教育部基础教育司朱慕菊副司长、臧爱珍处长、刘坚主任助理亲临大会,朱慕菊副司长为教育部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基础教育课程研究中心授牌。西南师大、首都师大、北师大教育学院、北师大课程研究中心、东北师大课程研究中心、首师大课程研究中心、北京市教科院的有关领导到会祝贺,中国教育报、高等教育出版社报刊分社等新闻单位的同志前来采访,我所科研人员、部门负责人、访问学者等60余人出席了会议。

徐长发副所长在致词时指出,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研究中心的成立,为我所学术活动月又添光彩,令全所上下感到振奋。中央教科所作为国家级教育科研机构,理应在我国基础教育改革中发挥更积极、更重要的作用,今天,教育部在我所成立课程研究中心,是对全所研究人员的鼓励和鞭策。他殷切期望课程中心的同志要以高度的责任心完成教育部交办的任务,完成基础教育司为中心确定的各项职能,当前要紧紧围绕课程研究和课程改革中的重点难点问题开展深入研究。最后,徐所长恳切希望课程中心今后的工作能得到基础司经常性的业务指导和15个大学课程中心的关爱和支持。

朱慕菊副司长在讲话中首先代表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向我所基础教育课程研究中心的成立表示衷心祝贺,并转达了王湛部长对中心成立的关注和支持。她指出,中央教科所长期以来为中国教育的发展尤其对中国基础教育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提供了强有力的决策支持。目前我国教育改革核心聚焦在基础教育,而基础教育的改革又集中在课程教材领域。她介绍了目前课程实验的发展态势,并强调指出,目前课程改革实验工作即将进入在全国全面铺开的新阶段,这个阶段也是一个关键的转折、攻坚阶段。面临新世纪对基础教育提出的新挑战、新问题,课程改革更需要理论的思考,理论的思考来自对实践的清醒分析,这就更需要理论研究队伍在改革前沿做基础研究,构建中国的基础教育课程体系。虽然中央教科所基础教育课程研究中心是继15所高校之后成立的第16个课程研究中心,但从中央教科所所处的位置来看,该中心应该是排头兵,要提供科学研究及决策的依据,要勇于挑重担,在挑战中构建我国自己的课程理论体系和实践体系。她希望我们中心能在理论研究和实践的探索方面,特别是我国课程改革专业支持的网络建设方面给教育部以最强有力的支持。

二、学术报告情况

课程中心成立仪式结束后举行了学术报告会。朱慕菊副司长和刘坚主任助理,以及中国社会科学院黄平研究员、西南师范大学宋乃庆校长做了学术报告。

1.朱慕菊副司长首先做了《走向未来——转型中的中国基础教育课程》的报告。在报告中,她分别从这次课程改革的突破、对课程改革本质的基本认识、课程改革中政府的理念与行为三个方面进行了详尽的论述。她首先从课程功能、课程结构、课程内容,教与学的方式、评价的功能以及课程的管理等方面阐述了新课程所实现的改革和突破;她强调指出,对新课程改革要从宏观、微观两个层面来把握其本质。从宏观上讲,新课程是一个复杂的、充满多元视角的系统工程,它的推进和可持续发展需要新的教育制度和新的教育秩序,新的教育制度要由封闭、线性、刚性、自上而下和过于追求量化而转向民主与开放。新的教育秩序的灵魂是对话、协商、理解、调整、不断生成。从微观层面看,改革的目标为了使学生学会学习,为此,必须对学生这个学习主体有一个全新的认识,课程改革从教育内容的选择、教学设计、到学习方式、师生关系的模式建构、教学评价等都要以学生的发展为中心,帮助学生学会学习。最后朱司长还从政府决策的角度对政府在课程改革中应持的理念和行为进行了深刻分析,同时客观地分析了课程改革潜在的问题。诸如在政府方面,用行政命令的方式有计划、有步骤地推进没有任何实质进展的工作程序,功利目标淹没了改革目标;在研究层面,专家和先期进入改革的实践者将他们的初步认识和经验制造为课程包,企望通过课程包的应用推进新课程,取代每一位教师在变革过程中的创生与成长。针对这些问题,朱司长也谈到了解决的具体策略,如分区规划,分步推进;加强各级政府的参与和地方课程改革的能力;加强教师培训,建立以校为本的教师专业发展机制;加强专业支持;加强对过程的评估监控以及积极的社会宣传等。

2.刘坚主任助理的报告题目是:《新课程:实践,反思与行动》。他在发言中对于问题的敏锐的洞察力、独到的见解引起了与会者强烈的共鸣,他所提出的问题引起了大家积极的思考。他首先提出的一个问题是:研究者在改革中应该扮演的角色和承担的责任是什么?基于朱司长的报告,在报告中他对目前课程改革中的一些现象与问题作了具有深度的阐释。他认为这次课程改革赖以发展的是两条主线:一是来自政府的自上而下的行为和责任,二是来自各阶层各界的自下而上的、广泛的社会共同参与。研究者作为社会公众的一个特殊群体,在这样一个自上而下的政府行为和自下而上的社会公众参与中、在国民未来发展中应该扮演的角色和承担的责任是什么?他认为研究者的作用是至关重要的、核心的。研究者一方面是对政府政策进行诠释,当然这是有限的,更重要的是研究者要走在政府决策的前面、面对将来进行超前研究,如果研究者不能走在政府决策的前面、不能面对将来可能出现的问题做出超前性研究和判断就是失职。随后刘坚助理又提出,如何认识本次课程改革,即此次新课程改革的核心到底是什么?他认为,课程门类、课程内容、教材改革、评价改革只是新课程的一部分并不是全部,更不是核心。课程改革的核心是通过改革向学校并通过学校向社会传播先进文化、先进理念,形成民主、平等、对话、协商、理解、建设性的伙伴合作关系,形成现代新型文化,通过这样的课程改革,使课程变革成为社会变革的有机组成部分,从而引起深刻的社会变革。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是一次影响深远的课程发展运动,具有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因此,我们需要给课程改革更多的时间、空间、期待和生存环境。另外,他提出的在研究讨论中应学会“讨价还价式的交流”和“建设性对抗”、他提出的“课程改革的成功一定是在教师,课程改革的失败一定不在教师,一定在管理者”观点和如何看待双基与学生发展的关系、教师生存环境不容乐观与教育管理者的作茧自缚等话题也引起了与会者的极大兴趣。

3.中国社会科学院黄平研究员应邀作了《我国农村经济、社会发展与西部基础教育问题》的报告。他回顾了几十年来我国农村经济的发展历程,分析并总结了当前农村经济社会发展中存在的诸多问题,如东西发展不平衡,差距太大,中西部农民收入长期偏低,片面追求经济产值,忽视教育、医疗、养老问题,忽视社会的协调发展等。在上述分析基础上,他指出在研究西部教育问题时要充分考虑社会的、政策的、体制的、宗教文化等因素,而不能仅仅在教育内部作文章。只有这样来认识问题,才能使教育得到政策、制度和财政上的保障。他认为,西部基础教育长期存在缺钱和缺人的问题,缺钱是因为投入不足,缺人在于人才流失。因此,要进行农村基础教育的改革,首先要抓好这两个问题。同时他还提出,西部基础教育的发展要找到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基础,即应保障所有人平等受教育的权利和机会,具备作为一个人所应拥有的素质、知识,这样,不论学生将来是走出去还是留在本地,都能实现其发展。与此同时,还要进行课程教材的改革,使课程内容要更加贴近农村实际,而不一定非是高科技的、现代化的知识。对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的义务教育,他认为9年的要求太高,应降低要求,同时也不要单纯地只讲升学率。另外,他还提出要特别注意继承和发展我国几千年教育传统中好的方面,如考试公平、教书与育人及读书与做人相统一等,注意避免由于教育的过分市场化而导致的没有钱的学生上不了学等问题,处理好精英教育与大众教育的关系。

4.西南师大校长宋乃庆教授作了《我国中西部地区基础教育课程教学的现状与分析——兼谈如何发挥课中心的作用》的报告。他认为西部经济的落后成为国家发展、教育发展的瓶颈,落后的原因在于:国家对西部投资少、观念落后、人才缺乏等三个方面。关于西南地区的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他认为存在着观念滞后、经费短缺、师资不稳且素质不高等诸多现实问题。他还介绍了西南师大基础教育课程研究中心自成立以来的工作经验。

总之,这次学术报告会上,进一步领导和专家们从不同层面、不同视角所作的精彩而生动的学术报告,拓展了我们的研究视野,激发了我们对现实问题的深层反思和进一步研究探索的热情,使我们对于未来的研究工作思路更明确、更清晰、更宽阔。同志们都反映这次会议的内容丰富而充实,气氛热烈而愉快,使人获益匪浅。